当前位置:首页>投稿库>云公益

黄洁夫:互联网时代,让互联网参与善举

发布时间: 2017-01-03 13:33:42  来源: 网易新闻  作者: 莫利萍  责任编辑: 李丹丹

器官捐献是充满着人性光辉的善举,但中国人捐献意愿的表达与国际差距仍然很大。

美国有1.3亿人登记捐献器官,而我国不到8万人,考虑到两国的人口数量,差距更为惊人。

“有人把中国器官捐献率低归结于传统文化观念的落后,这是不对的。”近日,在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国家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教授这样表示。去年年底,该基金会和支付宝医疗服务平台上线了“器官捐赠登记”功能,这一次,黄洁夫希望通过与支付宝合作开通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为这项公益事业找到新的突破口。

83%的中国网民愿意捐献

真正登记的只有8万人

器官移植是上个世纪医学领域的重大进展,自从这项技术被引进到中国之后,黄洁夫就一直在从事与此相关的工作,甚至退休后,他还是积极在为这项公益事业奔走。北京东城区大佛寺东街的一个普通小四合院里,聚集着一群醉心于这项事业的公益人,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和黄洁夫一样,无偿付出。

“作为器官移植医生,器官移植就是我们的职业和使命。器官移植的技术发展很快,可是我们的器官捐献、器官移植的体系,一直是我们器官移植医生的一个中国梦。”黄洁夫表示。然而,在整个社会,器官捐献并没有被积极发动起来。

而最大的原因并不在公众。近日,由世界卫生组织支持的一项《中国器官捐献公众意愿调查》显示,83%的参与调查者愿意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而实际情况是,在我国目前能开展器官捐献志愿登记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与“施予受”器官捐献志愿登记网两家网站上,登记者总计不足8万人。

《调查》结果同时显示,56%的人不愿登记成为器官捐献志愿的原因是“不知道在哪登记或手续太繁琐”。登记渠道不畅、流程复杂等是导致登记人数少的主要原因。

器官捐赠填表每增一个项目

就减少100万人登记

“人们的大爱捐献表达,有时候只是缺乏一份了解和一个有效表达的渠道。”黄洁夫告诉记者。尽管器官捐赠有相关的网站,但网站设计得不好,填表和手续都特别复杂,很多人很可能填到一半就放弃了。有数据显示,在登记捐献填表时,每增加一个项目就会减少100万人的登记。

记者也试着在网络上尝试了一下。普通人想要在网络上进行器官捐献的登记,通过搜索引擎搜索了一圈后,首先碰到的难题就是要在众多网络信息中甄别权威登记渠道。在选择了一个渠道,进入登记页面后,还要填写多项个人信息。在填完这些信息之后,你要选择无偿捐献的是全部器官还是部分器官,如果你选的是部分器官,还必须详细选择自己想要捐献的是肾脏、肝脏、心脏、肺脏还是胰腺、小肠等。除了这一系列个人的意愿,你还必须留下家属的信息,以及此次器官捐赠是否已征得家人同意。记者的感受是,在这个复杂的过程中,随时有可能会因为失去耐心或者不知道怎么回答以至放弃登记。

“很多公众并不清楚,其实器官捐献跟器官移植最后是两码事。”黄洁夫表示。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仅为公民的意愿表达,真正完成器官捐献则发生在医院ICU中,需要达到一定的医学状态,经过严格的医学、伦理评估及组织配型,需要直系家属的同意和公开公正的系统分配。另外,公众可随时取消登记意愿,登记意愿全凭自愿。

器官捐献登记

进入“互联网+”时代

利用移动互联网提高器官捐献的宣传力和普及度,也有国家已经先行一步。2012年5月,美国著名社交网站Facebook宣布用户可通过网站上的链接注册成为器官捐献者,不到一个月时间,2万4千余人注册。今年,苹果在iOS10正式版中也加入了器官捐献登记功能,这一功能让登记峰值达到一天13000人。

在黄洁夫看来,把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工作与国民生活相关的互联网服务相结合,这是一种超常规的广泛便捷的社会动员方式。可以预见,其广泛性和便捷性将让人们更好地理解器官捐献的意义,能让更多具有器官捐献意愿的人们参与进来。

现在,国际先进经验终于促成了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和蚂蚁金服里程碑式的“跨界合作”。

新闻+

2016年12月22日起,中国人的器官捐献登记渠道又多了一个,就是拥有4.5亿用户的支付宝APP。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在支付宝医疗服务平台上线了“器官捐赠登记”功能,支付宝实名用户可一键完成登记,整个过程不超过10秒,我国器官捐献登记工作真正迈进“互联网+”时代。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23日下午15时,通过支付宝新增的器官捐献登记人数近27000人,上线一天半,已超过以往一年的登记数量。

支付宝上的器官捐献登记页面由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简称“基金会”) “施予受”网站开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