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当前位置: 独家报道>

“厦门法院离奇判决:政府征收了门诊部场所,管理费还要交”事件续

发布时间:2017-08-16 10:58:04 来源: 中国网云服务 作者:杨阳

合作、合作,合力工作,合作不是请客吃饭,不能一方仅付出、另一方仅收益,也不能那样轻松随意,但至少有一点相同,那就是散了就散了,被请客者不能跟请客者说:“我以后的饭你也得管”,否则不叫合作,叫管饭。但是,显然有人认为“合作”与“管饭”类似,如果只是合作者之一这么理解,可能还不值得我们关注,但是,如果是法院也这么理解,怕就要另当别论。合作或者合伙是一种常见的经济形式,法院对其的评判和界定将牵涉众多人的实际利益,如果法院将合作作前述怪异理解,实质上将偏向于不劳而获的一方,亦将对社会造成不良的影响。我们之前引用的詹国太致媒体的公开信就跟我们讲述了一个法院将合作者判定成“奶爸”的故事,具体情况大家可以参见本网之前的报道。目前事件的进展是:朱艳春又起诉了!

报道刊登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下文是一些民众对詹国太与朱艳春之间关于医疗管理费的系列案件判决的看法:

刘先生:开个店选经营地址很不容易的,房东、租金、地段、交通、旁边的店铺啊什么都要考虑的,决定开家店的前提往往是有一个好的开店地点,没有好地点谁敢开啊?门诊被政府拆迁了,谁也阻止不了,找不到更合适的地方继续开店便就此停业也属正常。法院以詹国太可以另找地方开店为由判决詹国太继续向朱艳春支付管理费,一方面,强迫詹国太在不利条件下继续经营,违反市场经济规律,另一方面,该判决将使朱艳春无论经营情况均可获得收益,因此,该判决实际上让詹国太单方面承担了全部的经营风险,实在有失公正。

张女士:门诊部证照的发放应当以门诊部的设施、设备、人员等为标准,应该来讲,如果没有詹国太的配合,朱艳春应该也办不成证照。所以,判决实际上认定朱艳春即便不参与经营,不提供技术服务等,仅凭办理证照就能够获得固定的收益,却让詹国太承担全部停业损失,这肯定是不公平的。另外,判决将朱艳春收取的管理费和具体经营行为脱钩,实质上使证照在没有其依附的实体机构、实体经营的情况下,具备了独立的价值,这难免会让人产生关于权力寻租的联想:是不是门诊在具备法律规定的条件后仍有无法获得证照的可能,或者是门诊在不具备法律规定的条件的情况下也有可能获得证照?办理证照的特定人是否在其中起了能够使证照存在独立价值的作用?我们不得而知。

唐先生:有管理才有管理费,既然名为“医疗管理费”,即应以朱艳春履行了约定的管理义务——比如技术投入、药品采购等为前提。既然朱艳春没有进行管理,那她当然没有权利要求管理费。在朱艳春没有提供管理的情况下,法院仍然支持朱艳春的判决真让人难以理解,至少我认为是不公正的。

周先生:医疗机构的地址变更,应该是要重新提交选址报告,重新办理设置审批手续。既然合同约定由朱艳春负责办理证照,说明朱艳春对办理证照所需要具备的地址条件应该比詹国太清楚,现在原来的医疗机构地址被政府征收了,即便詹国太要找地址继续经营,也需要朱艳春配合确认该地址是否符合证照变更登记、设置审批的需要,否则可能无法成行,现在法院也没有查明朱艳春是否进行了配合选址,单纯将没有重新选址的责任归咎于詹国太,其判决应该来讲是不公正的。

可见,当“我们合作吧”被理解成“你养我呀”,人们感觉到的固然不会是浪漫,更多的是毛骨悚然。虽然民众大多不是法律专业人士,但是法院的判决如此与常理向左,又怎么抚平人们心中自有的天平。法院作为社会争端的最终解决之地,应当注意其判决对社会可能产生的深远影响。现朱艳春就同一事实又向法院起诉詹国太要求支付管理费,希望法院不要简单依靠惯性判案,而是能够认真、公正地对待,并作出经得起社会民众的审视与监督、符合社会民众公平正义观念的判决。

关键词: 朱艳春,法院,判决,詹国太,证照
责任编辑:慕辰

相关阅读

编辑推荐


  • 节后返程高峰 大数据解读京沪外来人口构成

  • 大数据带您“数”数新春新气象

  • “互联网+”影响下的拜年方式转变

  • 鸡年成旅游最热年 互联网公司借力出海淘金